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免费投稿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点人物 > 协会 >

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

来源:中国保安服务协会 编辑:中国保安服务 时间:2019-01-08
导读: 在苹果手机AppStore和安卓系统的软件商店里,这种大学强制学生使用的App有数十个,下载量几万到几十次不等,在满分五星的评级里,它们的打分几乎都是一星。

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

多所高校大学生平均每人被强制下载4个左右App。(东方IC/图)

  网课一个App、刷活动一个App、上无线网一个App、打热水一个App、洗澡一个App,甚至社交也要一个App。

  “天天就知道‘坐场’,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有些‘坐场’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。”她说,“因为这个App,我都觉得这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。”

  这些App有的会植入广告或卖付费产品,透露出它们的盈利模式——做大用户基数,广告或产品变现。

  网课一个App、刷活动一个App、上无线网一个App、打热水一个App、洗澡一个App,甚至社交也要一个App。

  在苹果手机AppStore和安卓系统的软件商店里,这种大学强制学生使用的App有数十个,下载量几万到几十次不等,在满分五星的评级里,它们的打分几乎都是一星。

  2018年11月15日以来,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了六十多位不同城市的大学生,其中仅有十多人愿意聊这个话题,且要求隐去名字和学校。“快毕业了,不想惹麻烦”。在受访大学生中,每个人都表示被学校要求使用3-10个App不等。

  一位大一学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他现在被强制使用的软件有,上网课的“学习通”“知到”和“易班”,英语交作业的“批改网”,志愿者计时软件“志愿汇”,和学校教务系统打通的“超级课程表”,还有“到梦空间”“U校园”“蓝墨云班课”等等。

  不少学生对这种境况感到十分疲累,“我现在对学校已经烦透了,我来这里不是学习的,而是他们的工具,一颗棋子。”一位学生说。

  为什么大学要强制学生使用这些App?这些App背后又是谁?

  “点赞”也是成绩?

  在这些App中,有一款叫做“易班”的软件,竟然是强制学生社交。

  小禾是一位湖南的二本学生。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学校是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强制学生使用这款App的,旁边的大学三年前就开始推行了。“GPA”即平均学分成绩,是美国的舶来标准,用来衡量大学生的学习水平,这款软件推出了“EGPA”的成绩算法,即“易班分”,每个月小禾所在学校的班级都要根据这个成绩排名,该成绩与班级的评优、评奖挂钩,也和辅导员的考核挂钩。

  EGPA如何提升?主要是靠在易班App上社交。根据小禾提供的“官方提升EGPA的方法”文档,加分的项目是查看公共主页、群聊天、拉入新成员、分享资料、发起和参与投票、发帖、评论、上传图片和点赞。取消和删除这些行为则会扣分。

  为了提高EGPA,学校建立了“易班工作站”,每个班设有“易班班干部”,由团支书或副班长兼任。他们的职责是提醒同学们刷易班,但效果往往不理想,只能自己天天刷。在知乎上,有一位“易班班长”发帖说,花40块钱做了自动刷易班的软件才解决了这个烦恼,评论区都是求购软件的留言。

  2018年10月发布的《湖南高校易班建设工作简报》显示,前三名的学校是湖南财政经济学院、邵阳学院和湘南学院。它们在客户端活跃指数、网页端活跃指数、主页浏览量和注册人数方面领先。该排名一共列入28所高校。

  “我们的日常生活根本就不需要它。”小禾说,“而且它还经常卡顿。”被强制刷“易班”的时候,她们就往上面发系统自带的少得可怜的表情包或者胡言乱语。有时候会有考试要求在上面完成,比如最近的规章制度考试,学校要求一律在易班答题。但是第一次全校考的时候,系统就崩溃了。第二次又分批考,据说没过的还要考一遍。

  “如果说聊天,它的功能被QQ、微信虐得连渣都不剩;如果说学校通知,在校公众号里就能看到,QQ群里也能发;如果说和别的学校的学生交流,别人也不愿意用,没啥聊的。”她说。

  小禾说,在新生入校前,“易班”就出现在了录取通知书里,要求新生在上面完成安全教育课程。不仅在湖南,上海某高校一位曾经的“易班负责人”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他们的录取通知书里也有易班的宣传册,选寝室空调和名单都在上面公布。

  在他们学校,竞选班委时要求宣传委员同时兼任“易班班长”,督促同学发帖。全班EGPA的前四名有奖励,落后的同学会被老师单独谈话。在全校的所有班级中,EGPA排名前两名的,能够拿到2000元和1500元班费奖励。

  追根溯源,这款App脱胎于2007年上海市的“网络班级E-class”,2012年推出手机客户端,并向全国高校推广。官网显示目前已有833所共建高校。

  易班的推广模式非常简单,在教育部门的支持下,把“易班推广情况”算入“教育资讯化建设成果”的考量指标,表现突出者评先进。在这种模式下,很多地区的二三本院校都在竭力推广使用它,比如桂林电子科技大学、武汉生物工程学院等都因为推广易班建设经验出了新闻稿。

  易班的股东向上穿透是上海教育电视台和上海开放大学,各持股50%。南方周末记者2018年11月20日来到工商资料所写的易班工作地点,即上海开放大学内,但并未找到其办公室,大楼保安也并不了解。

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

  这些学校强制使用的App,占领了学生的手机。(南方周末记者张玥/图)

  天天“坐场”

  除了强制社交,还有一些App的存在是为了刷活动,学生刷不够数量就要检讨甚至影响找工作,其中最典型的是一款名叫“到梦空间”的App。

  安徽的大一新生李云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学校的学生手册明确规定上“到梦空间”计算“第二课堂学分”,每月统计一次。分数倒数的同学会被辅导员批评,并且在班会上公开检讨。这个成绩也和学校的评奖、评优活动挂钩,并构成学生成绩,占期末总成绩的10%。

  这个App主要是用来签到校园活动的。李云的学校要求四年修满60分,文体活动12分,志愿者12分,技能12分,创新24分。每次活动的分数为0.1-0.5不等,不同学校要求不同。

  为了挣满学分,李云不仅要参加本校区、本学院的活动,还要去蹭其他学院的活动。有时候,他们骑半个多小时的共享单车去别的校区,荒废半天就是为了1个学分。双休日也无法安静地在图书馆学习,而是要往返于各个活动之间,身心疲惫。“甚至有一天,我整整参加了五个活动,饭都没来得及吃。”李云说。更不幸的是,“到梦空间”的系统常常崩溃,导致无法签到和报名,参加了活动也没有按时发放学分。另一位学生对南方周末记者抱怨,他们一般一个活动是0.1、0.2分,现在已经大三,马上要去实习,学校要求修满6个学分,“你说我们怎么凑几十个活动?我到现在也就2分,只剩下半个学期了,大家为了凑齐学分都很着急”。在活动有限、座位有限的情况下,很多从前没人愿意参加的活动现在“一票难求”,甚至滋生了校园腐败。

  李云说,班级可以在那个App上发起活动,但是分数是一次性发给团支书的,他再去分配。李云亲眼见到他给自己多加学分、克扣他人学分的情况。

  山西某高校学生葛欢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到梦空间”是2018年下半年进入她们学校的,学校规定刷“到梦空间”会涨学分,没有人甘愿落后,所以抢得很凶。

责任编辑:中国保安服务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热点人物
Copyright © Baoan.Cnwuye.Cn 中国保安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4154号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中国天津保安服务
Top